每日新闻网 每日新闻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每日新闻网人员查询
美国高温多地进入“烧烤”模...
美国高温多地进入“烧烤”模式 民众扎堆海滩“  [每日新闻网头条详细]
· 历史上的今天 今天是20...
· 第12届中国—东北亚博览...
 
盛夏到圆明园赏荷( 1 / 4 )...
盛夏到圆明园赏荷( 1 / 4 )  [每日新闻网头条详细]
· 一退休职工行窃十几年不为求财 老人心...
· 日本毛豆产地新潟长冈举办吃毛豆大赛...
 
警方将京都动漫工作室...
警方将京都动漫工作室大火定性为纵火杀人案(  [每日新闻网头条详细]
· 热浪来袭!纽约进入高温紧急状态 美东...
· 台风“丹娜丝”带来强降雨 耽误日本参...
首  页 每日要闻 监督维权 曝光台 人物访谈 关注民生 法制聚焦 县域经济 纪实现场 企业风采 热点追踪
每日地方   群众来信   食药打假   名人字画   专题报道   焦点网谈   视频列表   旅游视界   社会热点   文化教育   生态环境   小康故事
电子商务   每日世界   每日北京   一带一路   专项治理   每日财经   每日新农村   每日新科技   每日新产业   领导留言板   金融与证卷   新能源汽车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海南省   吉林省   河北省   河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每日新闻网:首页 >  >> 正文
每日要闻  



搬出深山 奔向新生活(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脱贫攻坚乡村行)





每日新闻网2019/7/12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我们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当前,全国剩下的贫困人口尚有1600多万人,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这些人的脱贫工作,是难啃的硬骨头。那么,攻坚“坚”在何处,如何去攻?本报推出“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脱贫攻坚乡村行”系列报道,讲述一个个生动鲜活的故事,对破解各种难题进行深入思考。

  

  车行贵州剑河县,满眼是山。转过一弯又一弯,来到苗岭山区深处的敏洞乡麻龙村格列自然寨。寨子不大,48户侗族人家的吊脚楼散居在半山腰。

  “这是全乡离公路最远的寨子,山高、坡陡、切割深,2014年贫困发生率29.3%。”麻龙村党支书杨昌良说起曾经的家乡心情复杂:这片山水到处是儿时回忆,也满是现实的无奈。重重大山像一道道屏障,贫困赶不走,小康进不来。

  深山村寨咋脱贫?这是山里人的夙愿,也是这个深度贫困县最难啃的硬骨头。

  “搬!”一年半时间,6次院坝会,格列自然寨村民的共识逐渐凝聚:实施整寨易地扶贫搬迁。一批批乡亲们走出大山,奔向充满希望的新生活。

  两难的抉择:一方水土难生存,搬离故土又难舍

  雨后,山里的空气格外清新,寨子里又开起一次院坝会。

  搬迁的最后期限定了下来。“月底前拆完老宅,不然会影响后面的政策。”杨昌良又叮嘱了一遍。

  “对头,要抓紧拆完、复垦。”“不能住上新房,还占着老宅。”……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语,气氛热烈。

  “深山里的日子真是穷怕了,苦怕了!”杨昌良感叹。

  格列寨“九山半水半分田”,全寨212人,180亩地,人均不足1亩。靠山难吃山,山上都是生态林,不能砍伐,换不成钱。为了生计,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常住寨里的,吃席还凑不齐三桌人。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因为贫困,有6户人家娶不上媳妇。

  “坝坝田,沟沟地,谁能种出花来?”贫困户杨焕栋,全家一亩半田,分成9丘,最小的不到半分地,“种苞米,打不了多少,耕牛都转不过身来。”

  头脑活络的人也想过办法,可受制于自然条件,山货出不去,产业起不来。村民杨胜平前几年养过鸭,“买了1000只鸭苗,一担担饲料挑进村,鸭子养大,一担担挑出去,再拉到乡里的市场,光运费每只就比别人贵3元,哪还有赚头?”还有人卖过特产,“100斤红苕,运出山就花了50元!”

  大山成了生活的阻挠。35岁的蒲祖元,为照顾卧病在床的阿妈,放弃打工回乡,陷入贫困。他家的吊脚楼格外老旧,屋里黑漆漆,楼梯吱吱响,地板满是洞,“洗不上澡,上不了网,回村的生活过不惯。”小伙子一脸苦闷,他虽会泥瓦工,但乡下机会太少,一个月干不了七八天。

  更愁的是看病难。蒲祖元说,寨子离城太远,前阵子阿妈病重,叫车送到县医院,车费就花了600元。“如果搬到城里,阿妈看病方便,我也不愁找活,生活肯定不一样。”寨里人小病拖、大病扛,因病致贫占到60%。

  “要挖穷根,必须搬迁。”易地扶贫搬迁政策让杨昌良看到了希望。可申请整寨搬迁有条件:一是村民自愿,二是搬迁人数超过70%。

  2017年8月,格列寨召开第一次扶贫搬迁院坝会。来了26户人家,只有4户同意搬,搬迁率不足10%。

  叔公杨通贤辈分最高,他第一个反对:“金窝银窝不如土窝,山里不是没吃的、没田种,为什么要搬?不种地还叫啥农民?”

  这次院坝会相当于摸了次底。对于搬迁,阿爸、阿妈们基本不同意。有人住惯了山里,上山打柴,下山种田,怕进城不适应;有人顾虑城里开销大,吃喝样样花钱,怕吃不起菜、买不起米;也有人担心,没了土地就没了依靠,自家的田、林今后可咋弄?

  老人们故土难离,年轻人渴望搬迁,怎么办?

  杨昌良陷入了两难!

  实打实攻坚: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让政策落进群众心坎

  搬山容易搬“心”难。啃下硬骨头,关键还得靠干部。

  县、乡、村干部一头扎进寨里,挨家挨户做工作,“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把钥匙开一把锁。

  贫困户陈启荣,担心搬不起……杨昌良三番五次上门讲政策:贫困户搬迁有优惠,同样是每人分20平方米,贫困户只交2000元,而且老房的宅基地复垦,还给补3000元,里外一算不花钱。

  贫困户杨光益和老伴上了年纪,担心出去不适应。敏洞乡党委书记吴家含上门算起情感账:“你看俩孙子这么聪明,不让娃娃去县里读书,将来有啥前途?还要这样一直穷下去?”“况且到了城里,你们还有低保,儿子也能找个活干,日子肯定比现在强。”

  贫困户杨昌辉,文化低,担心工作不好找。干部掐着指头帮他算增收账:“你想想,在家种田,顶多管个温饱,进城免费培训,找个活干,一个月收入能顶你种一年田。”

  为什么搬?副县长吴苏屏耐心解释:寨子条件差,一人种几分地,吃饱都不容易,致富更不可能。到了城里,楼下是药店、小学就在旁边,老人一迈腿就可以去广场遛弯。“不光看眼前,也要看长远,多看看孩子们的希望。”

  往哪儿搬?政策实打实。县里针对1.8万易地扶贫搬迁群众,统一规划安置点,临近县城、就业方便,楼房一年建起来。

  下了山,干什么?先上产业后搬迁,县里实施产业、就业、帮扶、培训、服务“五个全覆盖”,确保“搬迁一户、脱贫一户”。

  磨破嘴皮子,不少人心动了……2018年1月,格列寨的第三次院坝会上,一半以上人家同意搬迁。

  一些老人还有顾虑:搬走了,户口怎么办?山林、田地怎么办?

  政策再讲细、讲透。吴苏屏又来到寨里院坝会,给村民一条条解答:搬不搬,看自愿;进城户口迁不迁,也是自愿。原来的土地经营权、林地经营权、集体资产收益权都不变。也就是说,地,今后还可以种;如果将来寨子搞建设,土地补偿也还有你的份。

  改变老观念不容易。杨昌良家的面包车成了乡亲们的“共享汽车”,一拨拨拉着村民去安置点体验。眼见为实:新楼房漂亮,不烧柴火,厕所干净,一拧水龙头能出来热水……

  真心终于解开“心结”。老人们的心也动了:“这么好的政策,还想啥?搬!”

  2018年经村里申请,县乡两级审核合格,格列寨纳入整寨搬迁对象,共搬迁41户166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3户47人,搬迁率达85%。

  奔向新生活:不是一搬了之,要让户户有营生、能脱贫、可致富

  搬出大山只是第一步,能不能稳得住、能脱贫、可致富?这是对易地扶贫搬迁的考验。

  走进剑河县仰阿莎街道思源社区,楼房灰顶黄墙,保留民族特色,干净的水泥路,宽敞的广场,货源丰富的超市……格列寨第一批搬迁户已经入住。

  生活方式变了。杨昌辉的新家在10楼,100平方米的三居室整洁亮堂,老父亲也有了自己的房间。“山里生火在屋里,洗漱在屋外,哪像现在用电用水这么方便?烧饭用煤气,天天能洗澡,比过去不知要强了多少!”

  看病方便了。63岁的粟周然最满意下楼就是卫生站,一有空就能去量个血压,“小毛病不用挨,慢病有新政策,负担轻了,日子就有盼头。”

  新家园有了归属感。“左邻右舍都是四乡八寨的乡亲,慢慢熟悉起来了。”搬迁户彭洪说。社区成立了党支部,建了居委会,每天晚上,老人们都在广场上对唱山歌,侗寨的习俗搬到城里,日子乐呵着呢。

  大家最关心的还是就业问题。以产业带就业,县里引进食用菌产业,建起20个智能化恒温种植基地,在搬迁安置点设立扶贫车间,能吸纳4000多人就业。结合用工需求,为贫困户专门定制培训,鼓励有想法、有能力的人外出打工。

  “户户有营生”落到了实处。杨昌辉在县城物流公司当上搬运工,妻子谢桃红在扶贫车间分拣鸡枞菌,“我们两口子一个月挣5000多元,媳妇上班离家近,能照顾老人、接送孩子。”今年春节,他专门把村支书杨昌良请到自己的新家:“多亏大哥劝我,要不是搬下来,咱家的日子哪能翻得了身!”

  大山里边,产业也在跟进。去年麻龙村集体流转30亩冬闲田,种了30万棒黑木耳,以入股分红的形式覆盖全部贫困户,每户年分红4000元。“有工打、有红分,今年全部脱贫摘帽!”杨昌良充满信心。

  更难得的是,村里人的观念变了。在格列寨刚召开的第六次院坝会上,村民们不再为搬迁纠结,而是开始谋划未来的发展。大家提出新期盼:“盘活山里的承包地、林地、宅基地,长出更多新钱袋。”“城里机会不少,希望推荐一些更稳当、收入高的工作。”“想开个小卖店,盼着能把贷款贷下来”……

  村民们的心声,吴苏屏一一记下!他告诉大家,县里打算引进眼镜厂、电子加工厂等企业,再增加公益性岗位,保障一户至少一人稳定就业。

  站在格列寨院坝上,记者看到:一处处宅基地正在拆迁、复垦,土地又长出新绿。乡亲们的生活不正像这一簇簇新绿充满了生机、充满了希望吗?


  《 人民日报 》( 2019年07月12日 01 版)

(责编:岳弘彬)

 

请分享到:
 
【字体: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每日新闻网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3号
每日新闻网站备案/许可证工信部lcp备案中心:京ICP备16060353-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822号
京ICP备16060353-2号 每日新闻网http://www.everyday-news.com.cn/提供最新国内外新闻及新闻资讯.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537号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友斌明录律师事务所 有关新闻稿件及版权事宜请联系:010-52463177 010-58492972 18611141167
163邮箱:mrxwwlzs@163.com QQ邮箱:102632997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