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联系我们·人员查询

 
     
首  页 每日要闻 群众来信 监督维权 曝光台 人物访谈 关注民生 法制聚焦
网络舆情   食药打假   名人字画   专题报道   焦点网谈   视频列表   旅游视界   社会热点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海南省   吉林省   河北省   河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热点
社会热点  



花炮产业“瘦身” 祁东25家企业“被停产”讨说法







新闻出处: 中国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0-10  

花炮产业“瘦身” 祁东25家企业被停产”讨说法

《国际商报》记者 杨静涛

噼噼啪啪,鞭炮声骤然响起。一簇簇烟花嘶叫着飞向空中,瞬间,如雨洒落。

天气闷热难捱,入秋后的又一场阵雨将要来临。

一场严肃的民间沟通会

日前,湖南省祁东县过水坪镇,一场严肃的民间会议在这里召开。

下午三点钟左右,祁东县香樟烟花爆竹厂院内热闹非凡,聚满了人。

自2015年12月,祁东县46家烟花爆竹企业全部关停以来,香樟烟花爆竹厂没有这么热闹过。近两年的时间,该厂厂门紧闭,车间空空荡荡,机器已被全部拆除。

厂外的村村通公路上,仍有车辆和群众陆续前来。

会场布置得很简陋,一张桌子,几十条板凳。主席台后有两排厂房已经废弃,停止使用。

“我们今天自发召开简短的会议,大家一起沟通交流。我们响应国家政策,相信党纪和国法,依法维权求公平。”祁东县烟花爆竹企业的一位代表说,在2012年这次延期行政许可中,省、市、县、各级人民政府均反复强调要求我们这些企业,要加大投资力度,扩大生产规模,达到“五化”标准。为了继续生产,企业都投入了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资金,大部份企业负债累累。

“衡阳市人民政府突然下发《衡阳市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淘汰关闭退出工作方案》(下称《退出工作方案》),使我们企业主变成为一文不值,身背巨额债务的穷光蛋。我们欠工人工资未发,欠亲戚朋友的钱,现在因企业关闭无力偿还。”企业代表对此颇为无奈。

祁东县湘屏鞭炮厂负责人陈小凤告诉记者,2009年,鞭炮厂大改,所有厂房推倒重建。2012年,鞭炮厂再次大改,硬化道路,建起了防爆墙,实行机械全自动化操作,机械装药,机械插引线。此次大改后,再次发给企业安全生产许可,截至2016年12月到期。当地政府要求2016年12月25日关停企业,安排衡阳市明亮拍卖有限公司对鞭炮厂进行评估,湘屏鞭炮厂仅仅被评估为182.65万元。而当初建厂时投资100多万元,两次大改投入更多,关停以后,企业损失巨大,该厂借外债及银行贷款约200多万元无力偿还。

多家企业纷纷向记者倒苦水,祁东县祺润花炮厂厂长李小亮说,厂里刚刚硬化道路,新建了车间和仓库,就被通知停产。由于积压的花炮太多,夫妻俩没有办法,只好守着几十万元的花炮,吃住都在厂里。

祁东县香樟烟花爆竹厂厂长陈拥军称,我们作为湖南被要求退出的烟花生产企业,坚决支持政府的决定。但是,由于前期企业投资巨大,还没有收回成本,造成企业严重亏损,我们多次找政府及相关部门沟通,均没得到有效解决。投资建厂时借的外债无法偿还,员工工资无法发放,天天被债主逼债,精神压力巨大。生产时我们也解决了当地一大批劳动就业问题,社会效益总算有吧,可现在我们连基本生活都成很大的问题。退出期间,县里除了让我们搞好企业安全外,没有任何部门关心我们生活问题,希望政府理解企业的真实困难。

祁东花炮行业遭遇池鱼之殃

缘于当地政府的一纸“淘汰关闭退出通知”,祁东县盛华花炮厂、碧云引线厂等46家烟花爆竹企业遭受无妄之灾。

2014年10月21日,湖南省衡阳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退出工作方案》,决定淘汰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不符合公安、环保、国土、质监、消防等相关要求的烟花爆竹生产企业,鼓励符合安全生产等条件的烟花炮竹生产企业主动退出。

之后,祁东县委、县政府下发文件,要求全县花炮生产企业在2016年7月底前全部退出。2015年12月,祁东县46家花炮生产企业被全部关停。

祁东县卫家花炮厂、国军花炮厂、华夏鞭炮厂等25家花炮生产企业联名提出质疑,祁东县是全国22个烟花爆竹生产重点县之一,2012年后仅存的46家企业为了达到安全生产的要求,投入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资金,实现了机械化和三级标准化的工厂。2014年9月10日,国家安监总局的李万春司长来祁东调研,要求我们合理裁减20%的厂家,80%的厂家必须按安监总局的要求,加大安全投入,做到做大做强。不知何故,衡阳市政府在2014年10月21日在未做任何调研、专家论证、企业座谈的情况下下发《退出工作方案》。

此前,2014年3月25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下称国务院安委办)下发通知,进一步推进22个重点县烟花爆竹生产“工厂化、机械化、标准化、科技化、集约化”。力争到2015年底,重点县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数量比2013年底减少25%以上,总数控制在2500家左右。

国务院安委办要求烟花爆竹生产要向湘赣等主产区集中,湖南要向浏阳市、醴陵市等重点产区集中,坚决淘汰不安全的落后企业。

湖南是烟花爆竹产业大省,计划到“十三五”末期,非重点县全部退出烟花爆竹生产,重点县压减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数量25%以上。

据媒体相关报道,浏阳的目标是到2018年末烟花爆竹企业总数控制在600家以内,同时自2016年起,三年内不再新批烟花爆竹企业。衡阳市在2014年10月已经启动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整体退出工作。

“我们这些无辜企业沦为地方这种朝令夕改,任性决策的“懒政”的殉葬品。我们去市里讨说法,市里说是县里要求关闭。我们回头找县里,县里却说执行市里文件精神。我们找省里,省里说我们没有发文要求你们市、县一律关停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这个省里没有责任。”祁东一家烟花爆竹厂负责人向记者抱怨道。

祁东县华夏鞭炮厂大改后新建的防爆墙

祁东县多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认为,国务院安委办提出要求,更多是出于安全、环保等方面考量,鼓励推进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按照“五化”标准生产,这有利于花炮产业良性发展。然而,地方政府害怕承担安全事故责任,采取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对策,致使祁东县花炮行业遭受池鱼之殃,这显然与国家政策要求不符,疑是地方政府“懒政”思想作祟。

25家企业联名讨说法

2014年12月17日,祁东县政府在过水坪镇政府召开鞭炮企业座谈会。

会议纪要显示,在该次行业整体退出座谈会上,有关领导表示,要妥善把这个事处理好,一是县政府会拿点钱,二是省政府会拿点钱。

祁东县昌盛鞭炮厂、德鑫花炮厂、福炎花炮厂等近十家企业代表参加了此次座谈。昌盛鞭炮厂称,办厂钱都是亲戚一起投的,如果赔太少,债务无法交代。德鑫花炮厂希望可以继续生产。福炎花炮厂表示,今年改造投入了40多万元,还没做就要退出了,外面的货款收不回。

在此次座谈会上,祁东县政府参会领导并未说明具体补偿比例。

祁东县政府协管安全生产的正县级干部邓水源接受记者采访时认同了此点。邓水源称,祁东县共有46家烟花爆竹生产厂,其中仅有极少数属于规模大、效益好之列,有些鞭炮厂其实经营困难,甚至有个别企业已经停产。目前,政府已经考虑企业实际情况,30%的奖补并不低。

祁东县25家烟花爆竹生产企业联名反映称,在过水坪镇召开座谈会后,企业按政府的布置和安排在做,但也一步步陷入困境。2015年12月,祁东县安监局宣布全市按评价总值的30%进行奖补,大家感到吃亏上当。找到律师之后,才知道政府未尽行政执法之责,未告知我们有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利,我们于2016年2月4日向湖南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

2016年6月17日,衡阳市政府法制办领导在省法制办主持召开的协调会上讲,他是代表市政府来与大家面对面协商解决此事,并要求企业依法维权、准确定位,诉求有据,沟通解决,有序推进。行政复议代表多次找省法制办的办案人员,他们表态衡阳市的《退出工作方案》确有不足之处。

彼时,祁东县多家花炮厂联合聘请的律师涂四益也参加了此次协调会。据其回忆,有关领导表示要拿出具体方案,沟通解决问题,并把祁东县烟花爆竹企业归三类,规模大、生产效益较好,生产经营规模一般以及不规范、不符合生产要求的。

近日,祁东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发文通知,根据《湖南省落后烟花爆竹企业退出奖补资金管理办法》规定,在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自愿退出烟花爆竹生产,并拆除相关设备设施和工库房的企业,给予评估值30%之内的奖补,其中有4个企业按评估值的20%之内奖补。

祁东县25家烟花爆竹企业对此却不认可,我们没有责任和义务,更没有能力承受衡阳市、祁东县两级政府任性决策给我们带来的巨大损害,我们认定市、县两级政府非法关闭我们烟花爆竹企业,政府对我们企业进行了评估,我们强烈要求政府按评估价进行赔偿。

祁东县达美花炮厂负责人张宜春直言,辛辛苦苦建了厂,花费数百万,县里给30%奖补太少,我们要求100%补偿。

“瘦身”与民生不是鱼与熊掌

据了解,祁东县属于省级贫困县,座落在衡邵干旱走廊的中心地段,自然条件很差,为了养家糊口,从事爆竹生产已成为了传统习惯。改革开放以来,祁东的烟花爆竹产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安置农村剩余劳动力,特别帮助那些没有文化,没有技术特长的弱势群体脱贫致富做出了重大贡献。

失业农民工陈宝生

63岁的农民陈宝生就是这些农村弱势群体中的一员。陈宝生是过水坪镇向阳村村民,自2005年开始在香樟爆竹厂做装药工。2008年、2009年光景好的时候,陈宝生每年收入约6万元。

2015年9月,香樟爆竹厂被关停,陈宝生失业在家,没有了生活来源。陈宝生告诉记者,他家仅有的2亩多地已经租给大户人家耕种,每年仅得到400多元微薄收入。种植的蔬菜由于卖不掉,只好供自己吃。

陈宝生说,他每月领取80元的农村养老保险金,仅够买油盐吃。

“把炮厂关了,老百姓没法生活啊。”陈宝生感叹道。

祁东县“一刀切”做法根除了烟花爆竹生产中安全隐患,相关部门从此可以一劳永逸。但是,民生问题随之凸显,由于绝大多数农民工没有一技之长,生活面临窘境。

不仅仅陈宝生,这些失业的数千名工人年龄多在40岁以上,是附近乡镇的农民。失业以后,因为没事干,他们经常窝在家打牌。

农民工失业后如何妥善安置,如何引导他们学习先进技术,再就业或者进行创业,这些亟需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仔细思量。

另外,地方政府殃及池鱼的做法,使无辜企业蒙受经济损失,损害了群众利益,导致他们申请行政复议,向法院起诉地方政府。如此以来,降低的或是政府公信力。

保障和改善民生没有终点站,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诚然如此,花炮产业“瘦身”与民生不是鱼与熊掌,二者可以兼得。

请分享到:
上一篇: iPhone8销量自己跟自己打架 饥饿营销已过时 下一篇: 河北怀来数千亩土地疑似被虚假报批 用于京北恒大国际文化城建设
【字体: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3号
网站备案/许可证工信部lcp备案中心:京ICP备16060353-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537号 京ICP备16060353-2号 每日新闻网http://www.everyday-news.com.cn/提供最新国内外新闻及新闻资讯.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友斌明录律师事务所 有关新闻稿件及版权事宜请联系:010-58492972 18611141167 163邮箱:mrxwwlzs@163.com QQ邮箱:102632997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