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联系我们·人员查询

 
     
首  页 每日要闻 每日视点 监督维权 曝光台 人物访谈 关注民生 法制聚焦
每日地方   群众来信   食药打假   名人字画   专题报道   焦点网谈   视频列表   旅游视界   社会热点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海南省   吉林省   河北省   河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维权
监督维权  



众创空间共享工位为啥成鸡肋?缺小微型早期创业项目








新闻出处:中国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8-2-13  

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是新时代最大的创业机会

  一些众创空间的共享工位为啥成鸡肋

  日前召开的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科技部部长万钢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已建成4298家众创空间、3255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和400余家企业加速器,开展41个科技创新孵化链条试点,形成从产品创意到生产全服务的生态体系。2017年,众创空间、孵化器服务创新团队和初创企业近40万家,带动就业超过200万人。

  “众创空间是创业型社会的孵化载体,多一些挺好,但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些众创空间的运营效率普遍需要提升。”上海财经大学创业学院执行副院长刘志阳因新书《众创空间:创业型社会新群落》在众创空间朋友圈里火了起来,不少政府主管部门和众创空间运营者找上门来,请他出谋划策。

  全国8个省份数十家众创空间跑下来,他发现,这些众创空间存在的问题都差不多,“变革是少不了的。”

  创新创业政策多,但满意度不高

  实际上,从创业者对于众创空间的满意度来看,这场变革就应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刘志阳曾受政府相关部门的邀请,对全国双创示范基地——杨浦区众创空间进行过较为细致的调研。杨浦的情况某种程度代表着全国各地“双创”发展扶持的较高水平,这里985、211高校云集,双创氛围得天独厚,仅环复旦、同济、上财区域,就有许多孵化器、加速器和众创空间。

  截至2017年年底,上海杨浦区众创空间80家,入驻项目2993个,入驻企业数为6640家,孵化项目存活率31.4%,从业人员365人,主要聚焦在互联网、教育、医疗、智能硬件、金融、文化创意等领域。然而,即便是在杨浦这个看似“完美”的双创温床,创业者们对众创空间、扶持政策的满意度仍不算高。

  “优惠政策很多,但创业者满意度却不高。”刘志阳在对上述众创空间政策扶持满意度调研中发现,对政策非常满意的占22%、比较满意的占36%、感觉一般的占24%、感觉不太满意的占18%。

  进一步分析创业者满意度的分类小项,刘志阳发现,众创空间的租金减免和财税政策的满意度最高,分别为56%和54%;但人才政策、金融政策和商务支持政策的满意度就很低,分别为25%、35%和26%。

  总体来说,除了房租便宜、税收减免,创业者们关心的服务类相关问题,成为众创空间的一大短板,“政策改进空间不小。”众创空间的区域布局,也成为很多创业者“吐槽”的对象。有72%的创业者认为,众创空间布局不合理。这种情况主要表现在众创空间布局太过密集,同一个区域多家同类型众创空间进驻,同质化现象严重。

  比如,杨浦区的长阳路,在已经引进优客工场、启迪之星、泛远孵化器的情况下,又陆续引入了创客+、中国电信众创空间和启医孵化器。大家聚集在一小块地方创业,并不是不可以,但聚居在一起的众创空间在人员配备、配套服务、服务内容、专业服务水平、产出成果等创业服务方面普遍差异不大。

  “布局不合理和服务同质化不仅直接导致了空间之间的竞争恶化,也导致了空间企业整体入驻率偏低。”刘志阳说。

  政府依赖度偏高,市场化程度低

  工位的空置率,是刘志阳调研众创空间必看的重要指标。他发现,很多号称很牛、很厉害、很多投资人关注的众创空间,都存在工位零散和空置率高的问题。

  有一家众创空间,在刘志阳第一次前往调研评审时,对方称还有很多创业者签约并未入驻。但在第二次、第三次匿名造访后,刘志阳发现,这家众创空间租给小企业的大房间已经有了70%~80%的入驻率,但大厅里的工位,仍然只有30%左右的入驻率。“很多空间里,小房间都租出去了,大堂里的工位却都成了‘鸡肋’。”

  在《众创空间:创业型社会新群落》一书中,刘志阳团队在全国走访调研后,把众创空间运营模式归纳为六大类,其中培训辅导型和联合办公型分别占了26%和25%,也是目前最多的类型,“主要就是租工位给创业者,能提供包含融资、创业服务等在内的综合生态体系的,只有8%左右。”

  早期创业者往往缺资金、缺知识交流、缺平台,但大多数众创空间管理者,实际上并不关心这些早期创业者的内在需求,这直接导致众创空间中的“共享工位”成为“鸡肋”。少了一大群小型、微型的早期创业项目,众创空间被寄予厚望的“对新兴产业促进作用”这一功能也就可能无法实现。“正常的逻辑是,众创空间扶持小微创业者,然后到孵化器、加速器,再到科技园区,最后形成产业集聚。”刘志阳说,这种问题直接导致很多众创空间成为政府政策的依赖者,而缺乏市场冲劲,“拿点补贴就算了,看看有啥好的项目,再投资一把。”

  在上海,一家叫Innospace的众创空间,就被刘志阳看好。“这家众创空间与西门子、微软等大企业合作,通过特训营的方式选拔创业苗子。这些大企业在特训营中发布需求,创业者通过与大企业和空间合作,既能很好地将项目与市场需求实现对接,也能在空间有效孵化。”空间经营者结合创业服务需求,衍生了创业融资、项目对接等全产业链创业服务。这样就有源源不断的小项目产生,所以初创企业也就一点一点培育起来,空间的工位出租也就应接不暇。在刘志阳看来,这是他见过的极少的工位“基本全满”的众创空间,也是全国为数较少的“综合生态体系”空间,“自建生态体系应是众创空间未来的出路之一。”

  创业型社会更需要“小而美”的社会民生项目

  更为尴尬的是,不少众创空间的经营者本身就极不专业,“没有创业经验,也不懂运营和管理,纯粹就是租租场子。”

  《众创空间:创业型社会新群落》一书在研究了美国的YC、Techstars、Ufrate、Rocket Internet和以色列Technion等创客空间后发现,由创业者或是资深天使投资人运营的创客空间,其市场化程度和盈利能力等要远远高于其他主体经营的创客空间。

  但问题是,我国创客空间大多由并不专业的人士在运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随刘志阳一同来到上海某个街道办的创客空间。在这里看到,这个地段优异、由多栋小楼组成的空间,完全由一名物业经理来进行管理。物业经理的工作是把房产租出去,并且每天来开门、关门,管理好这几栋楼。一层楼,就是一家中大型公司,甚至还有国企的下级单位进驻。

  这样的街道、乡镇、县级市众创空间,在全国各地不胜枚数,刘志阳说,“区县开办的众创空间,往往不具备基本的创业服务条件,不管是融资或是人才招募都存在很多创业服务短板。”刘志阳赞成有条件的街道、乡镇、县级市由政府部门牵头搞众创空间,但要“因地制宜”。

  “周边有大学的街道,可以试试那些高大上的高科技创业项目;以居民区为主的街道,可以试试与社会民生相关的项目,比如养老、教育、快修、健身等领域的项目。”“社会民生领域的创业项目,目前仍然是一片蓝海。这片蓝海的承载落地区域,就在基层社区、街道、乡镇。”刘志阳不止一次地在各种由基层政府举办的创业项目评审会上“力挺”那些“小而美”的社会民生项目,比如帮家长接送孩子的公司、给老年人送餐的公司、辅导社区老人科学锻炼的公司等。“很多街道、乡镇也都喜欢瞄着高大上的项目,殊不知这些小小的为老百姓服务的社会民生创业项目,才能真正提升老百姓的实际幸福感。高大上的项目,街道往往承载不了。”

  刘志阳认为,“理想中的创业型社会,应该既有高大上的科技创新型企业,也有大量‘小而美’的社会民生企业。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社会问题,既是当前社会的主要矛盾,更是新时代最大的创业机会。众创空间本质上就是要提供早期的创业服务。只有那些提供专业化和差异化服务的众创空间,才能在未来的竞争中生存下去。”

(责任编辑:张洁欣
请分享到:
上一篇: 鸿海或减弱对苹果代工依赖 向AI和大数据转型 下一篇: 2018央视春晚:小品针砭新“四风” 混搭出新意
【字体: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技术支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3号
网站备案/许可证工信部lcp备案中心:京ICP备16060353-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537号 京ICP备16060353-2号 每日新闻网http://www.everyday-news.com.cn/提供最新国内外新闻及新闻资讯.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友斌明录律师事务所 有关新闻稿件及版权事宜请联系:010-58492972 18611141167 163邮箱:mrxwwlzs@163.com QQ邮箱:102632997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