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闻网 每日新闻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每日新闻网人员查询
首  页 每日要闻 监督维权 曝光台 人物访谈 关注民生 法制聚焦 县域经济 纪实现场 企业风采 热点追踪
每日地方   群众来信   食药打假   名人字画   专题报道   焦点网谈   视频列表   旅游视界   社会热点   文化教育   生态环境   小康故事
电子商务   每日世界   每日北京   一带一路   专项治理   每日财经   每日新农村   每日新科技   每日新产业   领导留言板   金融与证卷   新能源汽车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海南省   吉林省   河北省   河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首  页
每日新闻网 > 首页 > 详细内容:  



茅奖获得者李洱:我与河南脐带相连 河南话哺育了我的小说语言

每日新闻网此条文章来源于:大河

大河网讯(记者 莫韶华)近乡情更怯。11月24日晚,在郑州松社书店讲台上,凭耗时13年完成的长篇小说《应物兄》荣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豫籍作家李洱表情复杂,“回到故乡,看到很多陪伴我的人到中年的读者,还有很多年轻的读者,我很感激。我和河南是脐带相连的关系,河南话哺育了我的小说语言,这本书里处处都是河南的影子,也代表了我对河南的拳拳之心。”

当代知识分子的众生相 被评论家誉为“现代版《围城》”

李洱是中国先锋文学之后重要的代表性作家,著有长篇小说《花腔》《石榴树上结樱桃》等。2003年他开始准备《应物兄》的创作,但2005年才动笔,他在墙上贴着“写长篇,迎奥运”的字幅,准备在2008年截稿后开心地看北京奥运会,谁知这一写就是十三载。从200多万字的书稿到最终90万字的作品,李洱在接受大河网记者采访时说:“萨特在《恶心》里说,‘要么活着,要么叙述’,揭示了写作的性质。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不愿意把它写完,让他一直存在着,当你和作品建立起休戚与共的关系时,会愿意活在小说中,那些人物会像亲人一样如影随形,它只在我这儿成长,只属于我本人,这仿佛也是一件美妙的事。”

作为一部超长篇小说,《应物兄》各色人等粉墨登场,仅给予不同篇幅描写和勾勒的鲜明形象就不下70位。人物遍布政、商、学、媒体、江湖、市井,但主体仍是三代学院知识分子。老一代知识分子,除了程济世,都是新中国历史实践的参与者、见证者。所谓中生代学人,或早或晚,都在1980年代接受了高等教育,与那个狂飚突进又难免“裸奔”的文化青春期脐带相连。晚生代则成长于改革开放时期,是全球化、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这类乎三个不同的“文化人种”。正是由于描绘了当代知识分子的众生相,所以有评论家称之为“现代版《围城》”。

很难想象,在一部小说里,竟然会遭遇如此多的“引号”与“书名号”。书中或展示或引用或杜撰或调侃的诗、词、曲、对联、书法、篆刻、绘画、音乐、戏剧、小说、影视、民谣、段子、广告、脱口秀等,读者会再一次体会到当年《花腔》作者卓越的叙述曾带给读者的惊艳,从这种百科全书式的追求中,读者可以感受到,作者在生物学、历史学、语言学、艺术学、医学乃至堪舆风水、流行文化等领域做了大量案头工作,其所积累和触碰到的知识量堪称浩瀚。

而将这些海量知识糅入人物对话、情节叙述中,又不断衍生新的话语和知识关联,生成新的文本,从而达到结构的扩大和意义的增殖。

与河南脐带相连 深受经历朝代洗礼的河南语言影响

那么,河南之于生于济源、曾长期在郑州工作的李洱而言,是一种什么存在?

有人说小说中的济州就源于“李洱是济源人家在郑州,所以是济州”。他直言刚到北京时,故乡的生活会不断被回忆和擦亮,各种各样的记忆纷至沓来。在河南写作时背景都是外地,到外地后和故乡反而更近了,只有通过写故乡的风物填充自己。

著名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原主席张宇也说,“这本书一看就是以河南为背景的,字里行间都是用中原文化作为铺垫展开,再通过李洱的博览群书、中西文化进行了解构而成的。”

如脐带相连的关系在作品中如何体现?李洱告诉大河网记者,河南的语言非常丰富,河南作家在中国作家群中的优势就是语言,“开封、洛阳、郑州……20多个朝代先后在河南建都,朝代更迭的过程中,王朝宫廷里的文人、诗人散落民间,和民间语言进行了充分的杂糅,从而形成了雅俗共赏的河南话。经历朝代洗礼,这种语言充满了丰厚的文化积淀,囊括了历史的崩溃,有它特殊的节奏,而节奏中的喘息就是历史的叹息,这种语言哺育了作家。即便我在书中想用知识分子的语言来写作依然能够听到河南语言的喘息声”。

“难读”只是暂时阻隔 一部知识分子写作的典范之作

《应物兄》面世后,网上不少读者都感慨“难读”“啃不下去”,引用文献太多、涉猎太广、人物众多,对此,李洱表示,我们已习惯看那些展示生活传奇性的、节奏较快的、急于讲故事的小说,而好像不敢去读逼近心灵的小说。

“《应物兄》中的主人公有他的梦想和使命,他是传统文化的象征,同时又吸收了很多先进文化,构成了争论。一个人和别人争论产生废话,一个人和自我争论会产生诗,一个人和自我争论也和世界争论会出现另外一个世界。我试图展现不同层面的争论,让读者进入这个空间。有的读者读起来比较痛苦,我相信是在某个瞬间这个空间暂时阻隔了他,但是在冰雪消融时我相信他会进入这个空间。”

对于这本书,有的评论家说是用“君子的语言”来书写的。对于语言,李洱说,成熟的作家不敢使用抒情化、甜蜜的语言,作家追求的是在一个句群中碰撞时展现出来的各种观点,而不是课本中“优美的语言”,“就像贴着地面飞行的‘超低空航拍’,只有在无限接近时才能把更多东西尽收眼底,展现生活中的颗粒感和真实,才能更好地反映事物和情感中的各种关系”。

网上不少行内人称,“《应物兄》是无限接近《红楼梦》叙述手法的书”。作家金宇澄把《应物兄》比作升级版《围城》,他说:“《围城》的故事发生于战乱时代,而在今天平静如水的日子下,《应物兄》描绘的是更加复杂、更加暧昧的知识分子图像,外国人要了解最近30年的中国知识界,看这部小说就够了。”

对此,张宇说,《围城》是英式的写作,《应物兄》很丰富,小说的密度很大,我读了半个月,作品不仅展示了李洱的才华横溢,也是知识分子写作的典范,像曹雪芹、鲁迅一样知识分子写作的典范,站在了知识分子的立场来解构中国。


编辑:张馨予  审核 :新闻总值班


请分享到:
 
【字体: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关于每日新闻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