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闻

网 每日新闻网
 
搜索: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每日新闻网人员查询
首  页 每日要闻 监督维权 曝光台 人物访谈 关注民生 法制聚焦 县域经济 纪实现场 企业风采 热点追踪
每日地方   群众来信   食药打假   名人字画   专题报道   焦点网谈   视频列表   旅游视界   社会热点   文化教育   生态环境   小康故事
电子商务   每日世界   每日北京   一带一路   专项治理   每日财经   每日新农村   每日新科技   每日新产业   领导留言板   金融与证券   新能源汽车
 
黑龙江省   江苏省   浙江省   安徽省   福建省   江西省   山东省   湖北省   湖南省   广东省   四川省  
 
 
贵州省   云南省   陕西省   甘肃省   青海省   海南省   吉林省   河北省   河南省   山西省   辽宁省  
 

首  页
每日新闻网 > 首页 > 监督维权详细内容:  



职业化“薅羊毛”影响平台经济健康发展

每日新闻网此条文章来源于:经济参考报 日期:2021-08-05 10:36:03

 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蓬勃发展,但“羊毛党”却成了平台经济的“蛀虫”。记者走访发现,与最初网民享受平台的优惠不同,近年来“羊毛党”呈现“职业化、专业化、团队化、跨国化”趋势。在新的发展模式下,有团伙不到3天即“薅羊毛”400多万元,截至2020年我国“羊毛党”灰色产业市场规模逾1000亿元,严重影响我国平台经济的健康发展。

  电商频遭“薅羊毛”

  网络流行语“羊毛党”原是网民的戏称,指的是在电子商城、银行、实体店等各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免费业务中,以相对较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物质实惠的人群,这一行为也被称为“薅羊毛”。

  不过,近年来“羊毛党”人数、规模不断扩大,各类新兴垂直类、拼购类社交电商为抢占市场,推出大量优惠活动,为“羊毛党”的滋生提供了沃土。现在的职业“薅羊毛”已经成为一批人利用非法手段钻平台优惠活动的漏洞,从中赚取差价牟利的犯罪行为。

  记者不久前体验过一次“羊毛党”的疯狂攻击。当天,一家电商平台推出晚9点优惠抢购活动。晚6点,职业“羊毛党”发起试探性攻击,探一探每个账号可以抢几单优惠。5分钟后,这家公司的安全专家魏晓华(化名)协调平台做出调整,每个账号限定抢1至2单。为了扩大抢单量,“羊毛党”随即调整战术,启用主力部队——囤积的老账号。

  “为了规避技术人员拦截,这批账号早在今年元旦便注册了,养了半年,就等这次抢单。”魏晓华说,“我们早就盯上这批账号了。”20多分钟攻击后,“羊毛党”几乎一无所获。

  “羊毛党”再次调整战术,开启机器人批量注册新账号,招募“新兵”。“这是个‘昏招’,批量注册的账号很容易识别。”果然,这波进攻很快被击溃。

  到晚8点半,“羊毛党”启用真人团队。他们通过微信群、QQ群招聘网民来注册账号。“羊毛党”低价买到手后以这批账号发起攻击。

  “与机器人注册相比,这个识别难度大。但通过注册时间、注册地与下单地比对等方式,很快识别出来。”魏晓华说,直到零点活动结束,技术人员阻击6万多次攻击。

  北京数美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数据显示,不久前的“618”电商节活动期间,公司平均每天拦截“羊毛党”账号2000万个。“以平均每单获利10元保守估计,电商平台减少2亿元的损失。”公司首席技术官梁堃说。

  “薅羊毛”呈现新特征

  2017年,网络安全行业门户网站FreeBuf等机构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约有110万个“薅羊毛”团伙兴风作浪。梁堃日前也判断:“从今年‘618’购物节监控数据推算,职业‘羊毛党’数量约有150万至200万人。”

  与此同时,“羊毛党”也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

  ——职业化。一位“羊毛党”告诉暗访记者,除了电商平台外,信用卡积分、飞机延误险、电子产品质保等都是可以薅的“羊毛”,甚至小说阅读平台也可以“薅羊毛”,并可以以此为生。

  2020年浙江警方披露的一起案件中,犯罪嫌疑人通过自制软件恶意攻击一款小说阅读App“狂刷”积分,随后在积分商城中兑换各种网络会员。凭借这种非法手段,犯罪嫌疑人的爱奇艺会员充值到了2111年。

  ——专业化、团队化。梁堃介绍,职业“羊毛党”一般有四大分工:一是情报人员,搜集电商平台的优惠信息、防御手段等;二是基础资源操作人员,负责运营手机号、开发绕过验证码的打码平台等;三是场景作恶人员,打造傻瓜式抢购器;四是套现人员,将抢到的优惠券或商品倒卖变现。

  记者进入一个人数为200人的“羊毛群”后发现,群内呈现职业“羊毛党”带领业余“羊毛党”格局。职业“羊毛党”负责寻找漏洞、搜集线报以及制作“薅羊毛”教程;业余“羊毛党”则多由学生、宝妈等想要赚外快的人员构成,将利用职业“羊毛党”提供的信息“薅”来的低价产品或优惠券通过线上线下渠道进行分销倒卖获利。

  浙江警方披露的另一起案件中,涉案百余人的“羊毛党”团伙在不到3天时间里,通过6万个虚拟账号和外挂软件,薅走某游戏公司400多万元,占公司奖励用户资金的60%以上。

  ——跨国化。近年来,“羊毛党”开始走出国门。有业内人士公开反映,有些职业“羊毛党”驻扎在东南亚国家,以逃避电商平台公司的反制和我国政府的监管。东南亚生活成本低,成为职业“羊毛党”的理想藏身地。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职业“羊毛党”攻击网络漏洞,扰乱正常的市场交易秩序,影响互联网经济的创新和发展。“羊毛党”为了分享信息而创建的大量群聊当中,甚至可能存在非法集资、传销等违法行为。

  去年,互联网交互安全服务商“极验”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截至2020年我国“羊毛党”灰色产业市场规模逾1000亿元。

  加大打击网络黑灰产

  近年来,公安机关不断加大对以职业“羊毛党”为代表的网络黑灰产打击力度。2020年,全国公安机关深入推进“净网2020”专项行动,侦办网络黑产类案件1万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5万名,扣押“手机黑卡”548万张,查获涉案网络账号2.2亿余个。

  记者梳理近一年来公安部门公布的多起案件发现,“羊毛党”团伙从三五人到几十人,违法获利从1万多元到数百万元,经审判获刑期从几个月到11年半。以上海为例,通过不正当途径大量获取平台优惠券,累计超过1000元即可构成盗窃罪。

  此外,用户账号作为职业“羊毛党”“薅羊毛”的必需品,实名认证、高质量的账号被大规模“爬取”,也会导致用户的个人信息泄露。前不久,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两名犯罪嫌疑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爬取并盗走包括淘宝用户数字ID、淘宝昵称、手机号码等客户信息约11.8亿条。二人在掌握用户数据后,通过添加微信、发送短信等方式,向用户发布相关店铺的优惠信息,在用户完成消费后抽取佣金,2019年11月至2020年7月非法获利34万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企业需要常态化审查业务漏洞,进一步规划和加强自身的风控能力,比如加固电商平台原有的图片验证码、短信验证等防护措施。

  “平台要加强对‘羊毛党’的警示、风控等相关措施,应对措施要提前。”朱巍说,对于一些有组织、利用技术手段发起的恶意“薅羊毛”,相关部门不能仅仅作为民事责任考虑,而要用刑法等进行惩处。此外,可以建立网络信用体系和统一的跨平台黑名单等,遏制当前“薅羊毛”的高发态势。(记者 王井怀 梁姊)


请分享到:
 
【字体: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关于每日新闻网 | 广告合作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技术支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路3号  联系电话: 010-80699457 18611141167  163邮箱:mrxwwlzs@163.com  QQ邮箱:1026329972@QQ.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工信部:京ICP备1905121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7822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537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音像制品制作,电影摄制发行,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号:91110102MA0093EQ6R

每日新闻网http://www.everyday-news.com.cn/提供最新国内外新闻及新闻资讯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友斌明录律师事务所  有关新闻稿件请联系: 010-80699457   010-52463177  18611141167